— 向日奎的秘密花園 —

【快新】〈默契〉(完)

※還是麻醉醫X外科醫生的設定

※3/4組好棒w

※手術內容借用《醫龍》第四季、《DOCTOR X》第一季


  「本週術前研討會議開始。」


  東京大學附屬醫院胸部心臟外科,照例於每週一早上九點準時召開術前研討會,排定當週手術日程、主刀醫、助手和其他工作人員,並對其中的罕難及高風險病例作出討論。

  一般此時段會在急診室待機的工藤,少見地出席了會議。

  正翻看手裡的病歷,會議室大門被學校事務長推開,躬身迎接一名同樣身著醫師袍的長者步入。

  

  事務長將列席最尊位的椅子拉開,「起立。」

  所有醫護人員起身,六十度鞠躬,「院長好。」

  「諸君早安,請坐。」

  「是。」


  坐回椅子,聳聳肩,工藤將病歷翻回第一頁。

  

  「第一例,山田達郎,男性,六十歲,僧帽瓣置換手術。」事務長將投影切換至病歷畫面,一面朗讀病患資料。「這個手術,病患強烈要求由院長先生主刀。」


  席間一片譁然。

  搞了半天是這麼回事,平時根本不在醫院的老頭。工藤暗地訕笑。


  「然而,院長先生近期將赴海外參加學術研討會,故而需要由他位醫師代替主刀。」事務長向院長頷首行禮。

  院長站了起來,走到螢幕前方,兩手背於後,「本人我是可以延後出國的時間,但想到,必須給新一代的年輕醫生機會,還請諸君不要推辭。」

  聞言,旁邊兩名醫生竊竊私語:「一定是已經收了禮金,沒辦法對病患家屬講實話吧?」

  點頭稱是,「不過這也是機會啊,替院長做個人情,之後要提拔還怕被冷落嗎。」

  「那你去啊——」工藤砸去一個冷瞪,對方心裡抖兩下,囁嚅著縮縮脖子,「抱、抱歉,助教……」

  工藤回過臉,想到什麼似地拿起病歷,前方傳來一名男醫師的聲音,「院長,請交給我吧。」


  那人是高兩屆的井坂醫師,擁有技術與忠誠心,在高層眼中是個不可多得的好下屬,非但上級疼愛,部下更是拼了命巴結。院長點點頭,事務長便宣布其為主刀醫生。

  之後,席間紛紛舉手,想在這肥差裡沾點肉末。


  『患者姓名:田中達郎 姓別:男性 年齡:六十歲』

  『職業:田中橡膠廠廠主』


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


  「工藤,我看你們科的,全衝進見習室啦?」


  手術當天,沒排手術的工藤慣例到急診室幫忙,巡過床位、將病歷寫好,向護理長詢問非乳膠手套的存量後,工藤走回護理站。

  趴在大理石櫃檯上吃餅乾邊跟護士聊天的服部隨口一問。


  「老頭難得動一次刀。」背靠櫃檯舒口氣,揉揉肩膀,工藤回應得一點起伏也沒有。

  「喔,拍馬屁去的。」


  工藤瞟了他一眼,聳聳肩,不置可否。

  走進值班室,發現已有一些人打開螢幕連線觀看手術過程。

  工藤站在牆角,雙手環胸,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螢幕。服部跟了進去,站在他旁邊。


  『現在開始進行僧帽瓣置換手術。』井坂醫生就主刀位置,向所有人行禮,『請多指教。』

  『請多指教。』


  「瓣置換?這沒什麼好看的吧?」挑眉,刻意壓低聲音,然工藤沒有回應。


  『打開那個。』

  『是。』


  外圍護士拿來一台CD播放器,開啟。

  藍色多瑙河悠揚的音符霎時充斥了整間手術室。

  

  井坂醫生一聲滿意的歎息,『手術刀。』

  第一助手岡本向手術護士伸手,『鑷子、紗布。』

  『電氣手術刀。』


  剛好結束一檯手術的黑羽找來值班室,遞去一杯星巴克給工藤,「喏,黑咖啡。」

  「謝謝。」

 

  『啊,果然還是要聽這個才會進入狀況啊。』

  『是,井坂醫生。』


  一人咬榛果巧克力棒、一人啜口黑咖啡、一人嚼菠蘿麵包。

  三人靠著牆不約而同心想:聽什麼史特勞斯,快開刀。


  『頭部放低。』麻醉醫將手術檯的頭部降低,『控制心跳數。』

  『矢狀鋸。』

  『爪鈎。』

  『吸引。』

  

  「很正常嘛。」服部打了個哈欠。

  「看起來是。」黑羽滿嘴巧克力,含糊不清地說。


  『切開胸骨終了。』放下矢狀鋸。『電氣手術刀,動作快點。』

  『啊、是!』

  『真是……』低嘖,『像我開過一千個瓣置換,還從沒見過像妳這麼遲鈍的護士!』

  『是、是,非常抱歉……』

  『接下來是手術鉗,我可是在等妳啊,要不然這種手術三十分鐘就解決了。』

  『是、是!』


  一人打開第五條榛果巧克力棒、一人啜第六口黑咖啡、一人換吃克林姆麵包。

  三人依舊不約而同心想:別再吹了,動作快點。


  就在服部忍不住打第十個哈欠時,儀表傳來警示音。

  原先瀰漫在值班室裡,疲乏又無精打釆的空氣瞬間消失無蹤,所有人挺直腰板、睜大雙眼看著螢幕。


  砸下手術鉗,井坂醫師氣急敗壞大吼,『怎麼回事!』

  『血壓60及測不到,心跳超過150!』


  工藤和黑羽相視一眼,衝出值班室。


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


  「到底是怎麼回事!」

  「原因不明的休克狀態!」麻醉醫顯然未曾遇過此種危機,「怎、怎麼辦?井坂醫生!」

  「問我怎麼辦?」井坂醫生兩眼光火地瞪著麻醉醫,「這是你麻醉醫全身管理的失誤!等著上法院吧!」

  「什——」


  手術室的門緩緩滑開。


  工藤走近手術檯,瞇起眼,對井坂冷冷地說:「讓開。」

  「主刀醫生是我,該讓開的是你!」工藤不理會他的指控,逕自走向主刀位置,「你憑什麼——」

  井坂硬是想將他擠走,卻被一腳踢開,「別用那手套亂碰!所有人退開手術檯!」


  所有人員面面相覷,依言慢慢退開兩步。

  手套?第二助手是一名實習醫生,定神細看,這才留意到兩人的手套是綠色的。


  「はいはい~要讓位的還有你唷~」拍拍麻醉醫的肩膀,黑羽笑得讓人恨不得撕個稀巴爛。「收縮壓60,舒張壓無法測定,心跳170。」

  「一劑腎上腺素經導管向氣管內投藥。」轉向外圍護士,「把換氣扇開到最大,動作快。」

  「是、是!」

  「工藤新一,別以為我會就這麼算了!」眼見所有人將自己當空氣,井坂氣得咬牙切齒,一把將手套甩到地上,直指著工藤,「到時候委員會見!岡本,我們走!」


  電動門再度滑開,井坂與岡本大步離開手術室。

  這時,一名護士推著推車,把綠色的非乳膠手套推進手術室。


  「全員換下手套。」轉向黑羽,「換完——」

  「類固醇拿來。」左手向後招招,接過一管藥劑,「一劑類固醇靜脈注射~」


  黑羽歪著頭,向工藤討賞似地抬抬下顎,被後者砸一對衛生眼。

  過了半晌,響徹手術室良久的警示音終於停止。


  「停、停下來了……」

  「血壓120-65,心跳數90。」

  「手套換好了嗎?」實習醫生用力點頭。「好,手術繼續,電氣手術刀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「切開左房,手術刀。」工藤看了實習醫生一眼,「叫什麼名字?」

  「欸?我、我叫加藤……」

  工藤沒回話,對臨床工學士說:「把負壓吸引清理一下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黑羽舉起手,「ME,左心室引流暫停。」

  「要到僧帽瓣了,組織剪。」看了加藤一眼,「加藤,把術野擴大一點。」

  「是、是!心房拉鈎。」

  竊笑,黑羽向後仰身,「ME,恢復左心室引流~」


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


  「人工瓣裝置結束。」放下持針器,「紗布數量?」

  「沒有問題。」

  「好,準備閉胸,3-0可吸收縫合線。」將傷口縫合完成,望向黑羽,「出血量?」

  「兩百毫升。」

  「甦醒前——」

  黑羽將藥筒鎖入注射口,「再投入一百毫升的類固醇唷~」

  「辛苦了,」拉下口罩,工藤對加藤微微一笑,天藍色眼眸閃動溫暖的流光,「你做得很好。」


  噗嗤。

  

  黑羽忍不住偷笑。

  打結頻頻出錯,甚至連助手該提醒臨床工學士的事情都沒注意到,光顧著手術範圍就手忙腳亂……然黑羽曉得工藤是在鼓勵實習生,以免難得選進外科的小白兔被這次緊急狀況嚇到轉科。


  唉呀唉呀~果然是工藤『助教』哪~


  解開口罩,加藤露出毫不掩飾的開心笑容,九十度鞠躬,「是、是!謝謝助教指導!」

  「去吃點東西休息吧。」

  「是!」想到什麼,猶豫地探問:「那、那個……」

  「什麼事?」

  「那個……患者到底為什麼會突然休克呢?」

  「你有看過他的病歷嗎?」

  「欸?就血型A型、僧帽瓣功能不全……」

  「職業呢?」

  「職業?」加藤對工藤的提問十分訝異,「職業很重要嗎?」

  

  工藤輕輕嘆了口氣。


  「小實習醫生,田中先生是自家橡膠廠廠主喔。」黑羽好心地接話。

  「所以呢?」

  呃。黑羽同情地瞄了眼工藤。「那個啊,長年接觸橡膠的人,很容易引發乳膠過敏的。」

  「過敏?」杏眼圓睜,「所、所以,患者是乳膠過敏嗎?」

  工藤把帽子、手套、手術袍扔進回收筒,撥撥些微汗濕的頭髮,舒口氣。「大概是引起了全身的過敏反應吧。」

  「所以才叫他們別用那手套亂碰捏~」黑羽兩手搭在工藤肩膀上按摩,歪頭看他,「真不愧是新一~」

  「那、那中途換的手套——」

  「那就是非乳膠製的手套囉~」黑羽對加藤眨眨眼,「好啦,我們親愛的新一要去休息了,你就識相點吧~」

  「誰是你親愛的?」

  「啊……喔,是的,謝謝工藤助教、黑羽醫生……」愣愣望著他們搖搖晃晃地走遠,「……親愛的?」


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


  累得全身沒力,只好被黑羽半推半搡,拖著步伐走回急診區域。


  穿回白大褂,工藤斜斜靠在牆邊,「喂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你身上有什麼甜的東西嗎?」軟軟伸手, 「……做什麼這樣看我?」


  黑羽圓瞪著眼、半張著嘴,臉色一陣青黃紅白,露出一副『你不是新一吧你是哪來的冒牌貨我沒讀什麼書別嚇唬我』的表情。

  但他還是乖乖交出了一條巧克力威化棒。


  「沒什麼,只是覺得你今天對實習的特別有耐性啊,以前光看小實習連打個結都笨手笨腳,你早就開罵了。」雙手抱胸,挨著一起靠在牆邊休息。

  「……從昨天值夜班到現在都沒睡沒吃,你覺得我還有力氣罵人嗎。」白他一眼,工藤沒好氣地說。

  「什——那你還不快去吃飯!」

  「快下班了,先拿你的甜食墊著就好。」

  「難怪啊,平時看我吃點心總一臉嫌惡的人……我還在想你該不會是撞壞腦袋了咧。」

  「甜食止餓最快,否則打死我也不吃。」


  實在受不了那甜膩的味道,工藤皺眉,輕嘆,把剩下的一半先收進口袋裡。

  聽見護士毛利蘭叫他,工藤揮揮手算是答應。兩手插進口袋裡走向床位區。


  「哪,我開車送你回家?」黑羽跟了上去,偷瞄他的臉問。

  「謝了。」

  心花怒放,「下次換你送我回家。」

  「免談。」


  ~完~


  *

  沒想到醫師梗有人要吃,過年前就來投食問路了XDDDDDDD

  說起來現在真的不知道快新要寫什麼……OTZ


  說起來是快新,但好像有新平新、快平快這些隱CP啊XDDDDDD

  畢竟3/4組合作無間又吐槽的感覺太開心了wwww


  然後這篇的黑羽好煩啊wwwwwwwwwww




  おまけ


  「欸,」坐進副駕駛座,繫好安全帶,工藤雙手環胸望窗戶一靠,「我先睡會,到了叫我。」閉上眼,兀自睡去。


  黑羽笑了,啟動引擎,路途中既沒按喇叭也沒出聲,更刻意繞了車少的小路。

  停車在工藤所住的大樓門前,望著他進入熟睡,下巴陷在大衣裡身子略略蜷縮成一團的側影,加深了微笑。


  伸手輕輕撥動他的頭髮,細軟又輕柔,「欸,就我這麼死心塌地的沒問題嗎?你偶爾也對我溫柔點嘛。」


  工藤縮縮身子,又往窗戶靠了些,耳廓好似暈開一抹溫暖的顏色。


评论(9)
热度(43)